《瘋了吧,你管這叫替補王毅》[瘋了吧,你管這叫替補王毅] - 1323 當之無愧的MVP

「沈兄!」

「嗯!」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沈長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會打個招呼,或是點頭。

但不管是誰。

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餘的表情,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。

對此。

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。

因為這裡是鎮魔司,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個機構,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,當然也有些別的副業。

可以說。

鎮魔司中,每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。

當個人見慣了生死,那麼對很多事情,都會變得淡漠。

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,沈長青有些不適應,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。

鎮魔司很大。

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,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。

沈長青屬於後者。

其中鎮魔司共分為兩個職業,為鎮守使,為除魔使。

任何人進入鎮魔司,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,然後步步晉陞,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。

沈長青的前身,就是鎮魔司中的個見習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。

擁有前身的記憶。

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沒有用太長時間,沈長青就在處閣樓面前停下。

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,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般,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,呈現出不樣的寧靜。

此時閣樓大門敞開,偶爾有人進出。

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下,就跨步走了進去。

進入閣樓。

環境便是徒然變。

陣墨香夾雜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,讓他眉頭本能的皺,但又很快舒展。

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,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乾淨。

要想在鎮魔司待下去,習慣鮮血是必備的條件。

其他人是這樣,沈長青亦是如此。

「黃部見習除魔使沈長青,請求進入藏書閣!」

「嗯。」

坐在閣樓前面,正在打着瞌睡的老人睜開稀鬆的雙眼,抹微不可查的血光,自眼眸當中閃即逝。

那瞬間。

沈長青彷彿被什麼凶獸盯上了樣,讓他渾身汗毛倒豎。

若非清楚大家都是自己人,那瞬間他就要轉身逃離。

不過。

沈長青也明白,眼前鎮守藏書閣的人,就是鎮魔司中的位強者。

那股給到他的本能危機,也只是對方身上的些許氣息泄露。

「出示身份令牌。」

「請過目!」

「見習除魔使,有權進入藏書閣第層,停留時間兩個時辰,不要逾期逗留。」

「多謝了!」

沈長青將令牌重新收了回去,那名老者也是閉上了眼睛,彷彿已是酣睡。

他沒有理會太多,徑直越過老者,正式進入藏書閣裏面。

鎮魔司的規矩不多。

但每條規矩,旦觸犯了,都有殞命的可能。

而其中的條規矩,就是不要擅自打探他人的隱私,也不會產生過分的好奇心。

歷年來。

因為有的除魔使好奇心太甚,擅自打探惹怒了其他人,最終被對方斬殺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儘管在鎮魔司中,是嚴禁互相殘殺的。

可要殺個人,未必就需要在明面上動手。

再者說。

鎮魔司的人雖然不是瘋子,但也有不少衝動暴怒的人,真要怒火攻心,殺了也就殺了。

雖說沈長青來到鎮魔司差不多五天裏面,還沒有見過這樣的例子。

可是前身來到鎮魔司,已是有了差不多個月時間。

個月裏面。

前身也是聽聞些這樣的案例發生。

作為繼承了前身記憶的人,沈長青對此諱莫如深。

藏書閣。

是整個鎮魔司收藏武學的地方。

若是想對付妖魔詭怪,憑藉普通人的血肉之軀,自然是沒有任何可能。

只有修鍊有高深的武學,才有初步抗衡妖魔詭怪的資本。

所以,藏書閣的存在,就是為了讓鎮魔司的人,能夠儘可能的提升自己實力。

也因為鎮魔司本身,乃是護衛大秦的機構,需要培養出足夠的高手。

所以參悟修鍊裏面的武學,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要求。

只要有身份令牌。

下載愛閱小說看最新內容。那就能隨意的進出藏書閣,而不需要收取額外的費用。

但為了防止有些人,直沉浸在藏書閣中,以此來躲避鎮魔司的任務,或者是成為個只精通武學,但沒有半點搏殺經驗的廢物。

鎮魔司便是設立了規矩,限定每個人進入藏書閣的時間以及次數。

藏書閣層很大。

在沈長青到來的時候,裏面也是有不少人在這裡逗留,翻閱着上面的書籍。

對於那些人。

他有的認識,有的則是完全的陌生。

畢竟鎮魔司太大了,而且新鮮血液換的很是頻繁,儘管前身待了個月,但真正認識的人也是有限。

沒有人覺察到沈長青的到來。

每個人都是在用有限的時間,儘可能的背下自己需要修鍊的武學。

沈長青也沒有理會他人的打算,他來到個書架面前,然後在諸多擺放完整的書籍中,熟練的抽出了裏面的本書籍。

書籍上面,寫着幾個大字。

十三太保橫練功!

字是大秦特有的字體,跟沈長青前世認識的文字,有很大的區別。

但有前身記憶,他看懂上面的文字,沒有什麼困難。

取出十三太保橫練功,沈長青直接在書架旁邊盤膝坐下,低頭默默翻閱着書籍。

時間流逝。

兩個時辰很快過去。

沈長青將書籍放回原位,然後就起身向著外面走去。

在他離開的時候。

那個坐鎮於藏書閣的老者,睜開了下稀鬆的眼眸,旋即又是重新閉合了上去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