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帝王無情,本宮的復仇日常》[帝王無情,本宮的復仇日常] - 第9章 故人歸來

  「我說我是梁弦思,你信么?」

  「你找死。」

  梁弦思是將門之女,又是待選閨中,常來舞館這樣的地方明顯是不合時宜的,可誰叫她與芸柏機緣巧合下相識又成了好友,為的避免麻煩,她每次都是女扮男裝找來,兩人之間還立了一個暗語,輕易是不用的。

  「平常都說是梁公子,若非情形不利我是不會拿弦音說事的,就像你芸柏,誰又知道你的真名其實是懷霜呢?」

  連自己的閨名懷霜都知道,芸柏這下更是急了,手上不斷的施力,葉瓊羽連連呼痛。

  「好霜兒妹妹,我的胸要擠扁了,我可不像你每日用絲帶束着,我這胸是要進宮給皇帝賞的,如果壓壞了你可賠不起。」

  「你還不信我是吧,那你自己說,你胸口右邊是不是有顆紅色的痣,你自己看不順眼想拿刀子刮子結果不小心留下個淺淺的疤,為此你將自己灌醉後差點失了身,你……唔!」

  芸柏震驚無比當下鬆開葉瓊羽將她拉起來,然後捂着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下去。

  「你,你真的是弦思?你已經死了兩年了,難道是假死?」

  芸柏又驚又喜的拉着葉瓊羽轉了個圈,然後上下其手的驗明正身,假死不可能連臉都換了,除非是……

  「借屍還魂。」

  「借屍還魂?」

  兩人同時出聲,這下芸柏直接一屁股跌在地上,好半響才抬頭看向葉瓊羽,然後猛的抱緊她把頭埋在她腰間嗚咽的哭了起來。

  其實從一進門葉瓊羽就能看出來,芸柏這兩年過的並不如意,她遠不如從前那般英氣勃發,整個人從裡到外都透着一股子喪氣。

  「弦思,你都活了,那……」

  葉瓊羽知道她問的是誰,那是兩個人心裏不能觸碰的痛。

  「霜兒,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如我一般,如果他能我相信他會來找你的。」、

  兩人拉着手坐在一處說了好多話,期間小廝送來了茶水和點心,葉瓊羽一改在府里時的溫雅細緻,吃的嘴角全是點心沫,芸柏看着心裏暖暖的。

  「真好,你重活一世這張小臉倒是更嫩滑了,老天爺定是照顧你的,瞧這雙眼睛生的,和你先前的簡直一模一樣,我進門時還真給嚇了一跳呢。」

  「是么?我照鏡子也覺得有些像,還當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