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慶夜無眠》[重慶夜無眠] - 第9章 地震

工作辭了,一心把精力投在了工作上,雲鶴年讓我在他公司里上班,用他的話說他的早晚是我們的,早點熟悉,他好早點退休帶着雲巧媽媽出去週遊世界。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5.1就到了,我們將親戚朋友都請了過來,在酒店舉行了隆重的婚禮儀式,因為工作比較忙,而且雲巧剛懷孕不久,本來安排好是結婚後要和雲巧去一次麗江,也就因為懷孕擱淺了,雲巧懷孕了卻沒少工作,餐廳,咖啡廳,健身房三個地方都是雲巧在打理,5月5號,我就出差去了,海南有一塊商用地需要競標。

可是天有不測風雲,5月12號,中華大地都在顫抖,一場災難發生在了汶川,恰好這一天是我回重慶的時候,剛坐上車,就感覺地在動,開始以為是周圍有大的機械作業,緊接着就知道是發生地震了,電話又打不通,司機將我送到家裡,回到家我看見雲巧媽媽在家裡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一個人在家裡走不停,手上拿着電話一直打,我喊了一聲「媽」,她過來拉着我的手,有些語無倫次地說道:子俊,不得了了,你爸和雲巧剛好在汶川,這電話也打不通,急死人了。

雲巧打電話可一直沒跟我講她跟她爸去汶川了,瞬間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開始是無法接通,後來是無人接聽,一種不祥的感覺讓我不敢繼續想,晚上7點多鐘,汶川打過電話來,一個噩耗傳來,雲巧父女兩人在汶川遇難,我感覺自己一剎那間身體里所有東西都被抽空了,雲巧媽媽聽到這個消息馬上人就暈倒了,雲嫣然哭個不停,我是家裡唯一的男人,掐了掐雲巧媽媽的人中,雲巧媽媽緩緩醒來,將雲巧媽媽扶到床上,給醫生打過電話,讓醫生過來照顧一下雲巧媽媽的身體,我道摟下坐了坐,怎麼都坐不了,雲嫣然下樓看見我頹廢地坐在沙發上,過來坐在我旁邊說:姐夫,我知道此刻我們都很難過,你是我們家現在唯一的男人了,你不能垮的。

我抬起頭,看了看雲嫣然,那和雲巧幾分相似的容顏,讓我忍不住哭了出來,誰說男兒無眼淚,只是未到傷心時。

姐夫,你別哭了,我好不容易忍住一下,想想該怎麼辦啊?

我拿出電話,讓公司的兩個司機開一個公司的全順趕緊往汶川走,順便就近買些水和吃的,將車裝滿。嫣然,聽話了,在家把媽照顧好,我去接你姐和你爸回家。

我也去。雲巧媽媽已經下樓來了,子俊,我也去,我要去接鶴年和巧兒回家。

我此刻根本沒心情去勸她別去,去就去吧,反正都想早點看見他們,雲嫣然也跟着跳上了車。我開着車,很快上了高速,眼前是昨日的一幕幕,那麼美好,這人怎麼說沒有就沒有了,想不通也想不明白,在一個服務區,和公司的司機約定的地點,車讓司機開,我坐到副駕駛,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路,腦袋裡想着一切和雲巧的過往,眼淚止不住地流,到後來都沒淚水了,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