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慶夜無眠》[重慶夜無眠] - 第5章 見家長

切,早知道了,你不說我們也知道了,一個月跑一次深圳,當我們不知道啊。許多搞怪地說道:不過,如果不是你今天宣布你們的關係,今天恐怕你也不會請我們吃飯吧。

什麼話,我是個小氣的人嗎,不就是請你們吃飯嗎,隨時的事情啊。雲巧開心地說著

不是說你捨不得請我們吃飯,我們到你餐廳蹭飯還少啊,只是不請我們吃飯今天怕連你的影子都看不見,躲在溫柔鄉里吧。李素雅接過話題

去去去,我怎麼認識了你們這麼群朋友啊。

已經認識了,沒辦法了,甩都甩不掉了哦。李素雅邊說邊對雲巧做鬼臉

不說了,來,喝酒。

6個人,三男三女,2件啤酒輕鬆下肚,一個個喝得興緻勃勃的,火鍋吃完,幾個人還不肯散,要去酒吧,我因為剛回來,有些累,就不和他們去了,雲巧也沒跟他們去,許多他們四人喊了代駕,去酒吧了,我和雲巧也喊了代駕,回我家去了。

回到家裡,感覺輕鬆多了,人無論走多遠,還是只有回到自己家裡才是最安逸的,雲巧酒量一般,喝得有些微醉,兩個人躺在沙發上,看着電視,吃點水果,聊着天,雲巧聊着聊着,提起包來,從包里拿出車鑰匙來,遞給我兩把寶馬的鑰匙:這是今天開的新車的鑰匙,以後這車就是你的了。

巧兒,你這是幹什麼?我可不是小白臉啊。

說什麼話呢,你是我男朋友,我送你個車這麼了,你回來了就是公司老總了,總不會說一個大區老總還沒有一台自己的車吧,那可不行,我的男朋友可不能讓人看不起。

可是這車也太貴了,100多萬呢。

拿着,就當時我送你升職後的禮物,名字都是你的,車牌我都給你選好了,就等你回來拿着身份證去上戶了。再說車買都買了,你不至於讓我把它賣了吧,收下了,乖了。

那我就收下了,感謝的話我就不說了。我壓抑着心裏的興奮,人生第一台車啊,寶馬X5,雖然是女朋友送的,心裏狂喜,試問又有幾個男人不愛車呢?

和雲巧聊得很晚,我們才休息,依然讓她睡床上,我睡沙發。

剛接手公司的工作,多少有些不適應,忙碌了一天,感覺沒有忙出什麼頭緒,下班後,雲巧約在咖啡廳見面,晚餐在咖啡廳吃了點便餐,雲巧說她已經把我和她的事情告訴她爸媽了,她爸媽兩天後從上海回來,讓我到時候一起去見他爸媽。我想着見就見吧,無所謂了。晚餐後,雲巧讓我熟悉熟悉車,帶着她上南山溜達一圈,下山沿濱江路,看着這美麗的山城夜景,人不免沉醉其中,美景,美人,香車,人生,夫復何求啊。

一路上,雲巧才慢慢告訴我,咖啡廳和第一晚上去吃飯的餐廳都是她的,她還有一個健身房。

怪不得那麼有錢,以前沒覺得,突然說出這麼多產業,原來是一小富婆啊。我調侃着她:我下半輩子可不用愁了,算了,我還是辭職當小白臉算了。

好啊,我馬上給余曼打電話,幫你辭職,然後你幫我打理咖啡廳的事情。說著拿出手機就要打電話。

你還真打啊,別別別,我可不想真當小白臉,以後我怎麼見人啊。

喲,我們家子俊這麼害羞啊,好好好,你想怎麼都隨你,但是你只能是我的。說完靠在我肩上。

兩天後的晚上,來到雲巧的餐廳,她爸爸媽媽都到了,看見我和雲巧走進去,兩位老人起身相迎,在場的還有一個女孩,長得和雲巧有幾分相似。

雲巧的爸爸雲鶴年,40多歲的人,非常慈祥,地產集團董事長,完全沒有有錢人趾高氣昂的架勢,但是一眼能看出來是個有為的企業家,穿着很有品位,雲巧的媽媽吳靜,保養得非常好的一個女人,如果她和雲巧站在一起不告訴別人他們是母女的話,可能百分之90以上的人都會以為他們兩個是兩姐妹,歲月不曾改變他們的容顏,後來聽他們聊起,雲巧的爺爺和外公都是做生意的,兩家聯姻讓他們家族的生意做得更大了,因為家族的原因,雲巧也是一個做生意的好手,大學開始創業,大學畢業就已經有了自己的餐廳,後來因為愛好咖啡廳的閑適,又開了咖啡廳,後來開了健身房,生意都相當不錯,和雲巧年齡相當的女孩是雲巧的妹妹雲嫣然,剛剛從香港大學畢業回來,和雲巧一樣,整個一美人胚子。

這樣的場合,多少有些拘謹,面對雲巧的家人,稍顯緊張:來,小夥子,咱爺倆走一個。

雲鶴年端起酒杯,他先敬酒我只得趕緊起身,端起酒杯,既然老人家說走一個,我一揚脖子,一杯白酒由喉嚨滑進胃裡,辣得不行。

好,我喜歡。雲鶴年也一揚脖子,一杯酒幹了下去:小夥子,有重慶人的耿直勁兒。

謝謝叔叔誇獎。

對了,你爸爸媽媽是做什麼工作的?

我爸爸媽媽都是農民,我是大山裡走出來的孩子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