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程晚詞季霆深的小說》[程晚詞季霆深的小說] - 第9章

季霆深排場大,出行帶着保鏢,他一出現,剛才還熱鬧非凡的包廂頓時鴉雀無聲。

挨着陸湛坐的那兩人很有眼力見兒,趕緊讓出了位置。

「哎呀季總來了,季總快請。」

那條沙發上本來坐了三個人,除了那倆還有一個是陸湛。

保鏢過去非常恭敬地示意陸湛:「抱歉,請讓一下。」

季霆深不喜歡跟人同座,圈子裡的人都知道。

陸湛一張臉白了又青,他怎麼都沒想到季霆深居然來了。

不僅他,這包廂里就沒人想到季霆深居然會出現。

他來幹什麼?

陸湛自然不敢得罪季霆深,做了一個「請」的手勢,笑容很勉強:「季總大駕光臨,真是讓我們受寵若驚,快請坐。」

男人都會變臉的嗎?

程晚詞看着陸湛那副諂媚的表情,只覺虛偽。

剛才還高高在上恨不能把她踩進泥里,這會兒面對有「奪妻之恨」的季霆深卻是這樣一副卑躬屈膝的姿態。

這樣的陸湛簡直刷新了程晚詞對他的認知,這是她賠上清白和七年青春喜歡的男人!

此刻她突然明白了,原來,一直是自己識人不清。

季霆深帶着程晚詞落座了。

他一手攬着她的腰,隨意的翹起二郎腿,示意眾人:「你們剛才聊什麼這麼熱鬧,繼續,我也聽聽。」

剛才還興緻勃勃的眾人哪裡還敢吭聲,一個比一個笑得僵硬,恨不能立刻消失。

上官彧自己找了一個地方坐了,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:「我聽你們剛才好像在聊程小姐啊,對了陸總,我們季總今天是來給你道歉的。」

此言一出,眾人又是一愣。

季霆深給陸湛道什麼歉?

陸湛心中卻猛地一跳,覺得上官彧沒好話。

果然,就聽上官彧接着道:「昨晚程小姐為了求我們季總放過你,差點把自己喝進了醫院。本來呢這事兒到這也就結束了,我們季總也是說話算數的人。只是當時季總也喝了不少酒,然後事情的發展就有點……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