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報告隊長!輔助她又上去輸出了》[報告隊長!輔助她又上去輸出了] - 第10章 往事

兩寸……一寸……劍尖慢慢逼近。

沒辦法了嗎?

她還有……還有許多想做的事,許多牽掛的人。

又怎能就此止步!

王秋秋臉上陰沉的笑仍不減半分,彷彿除掉了她,自己就能得償所願,如同掃平了一切障礙。

就在劍尖即將刺入身體的那刻,突然,雲若一胸前黑墨色玉佩光芒大放。

是之前林陌給他的那塊玉佩。

「啊,這是……」王秋秋大驚,被這奪目的光刺地眯起了眼,趕忙用手稍作遮擋。

那光芒似有靈性一般,擋住了她的攻勢,導致她無論多麼用力,劍身都無法再前進半分。

待看清了那塊玉佩後,王秋秋更加怒不可遏,「這不是林陌哥哥的貼身物件?更是他母親留給他的念想……怎麼現在會在你身上?你!」

雲若一聞言愣了一愣,先前想要歸還玉佩時,林陌曾輕描淡寫地表示將這塊玉佩贈與她,說她更需要這塊玉佩的保護。

景恩燦得知後還羨慕地嗷嗷叫,沒少嚎着說他見色忘友。

她並不知道,這塊玉佩原來這麼珍重。

「你們還愣着幹什麼,還不把這玉佩給本小姐摘下來!」

王秋秋惱羞成怒,氣到狠踢了一腳身旁的手下。

「是!」那人不敢多話,立馬執行命令,將手伸向雲若一胸前。

「咻——」

一道黑色光束精準打在那人手背上,痛的他立馬收回了手。

林陌背光而立,斜陽將他的身影拉的更加修長,投在光影斑駁交錯的地面上。

「許久不見,王小姐還是一如往日啊。」

明明是叫人聽不出情緒的話,王秋秋卻緊張到根本不敢與他對視,目光不自覺瞟向別處。

頃刻間,林陌已行至雲若一身前,視線聚焦在她的頸部,先前抓住她的人也迫於壓力鬆手。

白皙皮膚上尚未癒合的傷口是那樣明顯。

林陌呼吸一滯,將雲若一攬至身後,眼神更加冰冷,「沒想到這就是王小姐對待同學的態度,如果我未能趕到,那麼王小姐接下來準備如何呢?」

王秋秋擰着衣角,再沒了之前的囂張模樣,「林陌哥哥,你,你聽我解釋……」

「你無需向我解釋,你應該道歉的人是她。」

「我……」王秋秋咬緊嘴唇,愣是憋不出一個字。

「隊長,算了,我們走吧,我也沒什麼大礙。」雲若一思量後緩緩開口。

她雖不喜這個囂張跋扈,甚至想取自己性命的人,但她也不傻。

王秋秋之所以敢這樣做,也是因為王家現在官運亨通,她又是王家唯一的獨生女,無論發生什麼,都一定會被力保。

這件事再繼續糾纏下去,怕是會演變成王林兩家的矛盾。

雖然林家家大業大,並不畏懼任何衝突,但云若一也並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,讓林陌與他人結怨。

林陌眼神一暗,「王小姐,我希望你不要再以任何原因對我的隊員出手。若再有下一次,我不介意花點時間幫王小姐查查這些年王家的稅務和資金流。」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