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道女婿》[霸道女婿] - 第四章 秦明

黑大漢一回家,安頓好女兒,馬上給自己小舅子打電話,讓小舅子給林家診所好好上一下眼藥。

小舅子人脈廣,厲害的很。

他小舅子本不想幫忙,因為自己這個姐夫太窩囊。

可,奈何是外甥女的事,他不敢不幫。

要知道,外甥女可是極得老爺子歡心。

雖然老爺子退休,可,人脈終究是有。

”你就沒事找事吧! ”

妻子一下班,得知情況,沒好氣的罵了一句。

”哼!這群庸醫,害我女兒差點沒命,我能饒了他們? ”

黑大漢冷冷道。

”爸爸!我疼! ”

正在這時,女兒捂着胸口,一臉痛苦之色。

這是先心病典型特徵,心絞痛!

”寶貝,你怎麼了?這可怎麼辦? ”

黑大漢頓時亂了方寸。

”怎麼辦?快送省二院吧! ”

妻子忙道。

”對!送二院,送二院! ”

夫妻倆開着車,直奔二院急診。

一到急診,女兒呼吸都快沒了,心跳更是若有如無,幾如死人。

”醫生,救命,救命啊! ”

黑大漢大叫。

醫生一看情況,馬上推進了手術室,準備搶救。

”你們一定要找最好的醫生搶救,我老丈人可是馮老,德高望重,剛退下來。 ”

黑大漢急道。

”放心,就算不是馮老,我們也會全心全意的救助。 ”

醫生戴上口罩,進了搶救室。

”我外孫女怎麼回事? ”

一道頗為洪亮的聲音響起。

來者,正是黑大漢口中的馮老,也是他老丈人。

他頗具威嚴,穿着一身中山裝,眉宇間,儘是久居上位的威嚴和氣度。

”三兒,怎麼回事? ”

老者問道。

女兒是老三,他習慣這麼叫。

”爸!茵茵進搶救室了,不知道情況呢! ”

女兒抹着眼淚道。

”嗯!不怕,我跟老李打個招呼,讓他找醫院最好的先心病醫生給茵茵看。 ”

老者頗為鎮定,撥打電話。

他口中的老李,是省二院的院長,跟他交情頗深,是他一手提拔。

一個電話,李院長忙來接待。

”老領導,王大夫已經進去了,估計很快就會沒事,您放心。 ”

”好!有你在,我就放心了。 ”

老者微微點頭。

外孫女是他心頭寶。

雖然女婿他不喜歡,可,終究難捨。

正在這時,搶救室門打開,王醫生摘下口罩,一臉無奈,微微搖頭。

見此,老者心頭一驚。

黑大漢着急道: ”王大夫,你怎麼搖頭?什麼情況? ”

”心臟衰竭!無能為力了! ”

王大夫道: ”準備後事吧! ”

”你說什麼? ”

聞言,老者身軀猛地一顫,險些摔倒。

”放你媽屁!怎麼可能沒救了?你他媽是不是醫生! ”

黑大漢大怒。

”放肆! ”

老者怒道: ”這是醫院,你大喊大叫,成什麼體統? ”

”爸!他們說話太難聽了吧? ”

黑大漢含淚道。

”王大夫,真的沒辦法了嗎? ”

老者彷彿瞬間蒼老了幾歲。

”馮老,實在是無能為力啊! ”

王大夫嘆氣道: ”以二院的技術,頂多再維持一兩個小時,趙老,您進去看看吧! ”

”這… ”

老者又是一陣眩暈。

白髮人送黑髮人,誰都受不了。

”媽的!肯定是那個小子搞鬼,老子要弄死他! ”

黑大漢怒道。

”什麼人?搞什麼鬼? ”

王大夫忙問。

黑大漢把今天的事解釋了一遍。

聞言,王大夫怒道: ”這不是胡鬧嗎?先心病怎麼能用什麼狗屁銀針治?怪不得病情如此複雜? ”

作為西醫留學生,王大夫最看不上所謂的中醫。

”馮老,不用說,罪魁禍首,肯定是這個什麼中醫診所! ”

王大夫一錘定音!

”哼!有這種事! ”

老者怒道: ”朗朗乾坤,難道沒了王法? ”

”爸!我已經讓老二去質問了,他人脈廣,辦事靠譜! ”

黑大漢道。

”嗯!這事辦的不錯,老二這傢伙,還是有點能量。對

猜你喜歡